中国2020年登陆火星计划

2016-04-220阅读0

  中国空间机构的一位最高官员透露,中国有2020年登陆火星的计划,预计中国本周会透露更多关于其火星登陆计划的细节。

  

  据英媒报道,中国空间机构的一位最高官员透露,中国有2020年登陆火星的计划,预计中国本周会透露更多关于其火星登陆计划的细节。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4月20日报道,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中国军队的一个秘密分支机构的中国国家航天局,在合作日益增强的太空竞赛中被认为是一只孤狼。

  中国国家航天局探月和火星计划总设计师吴伟仁罕见地接受了采访,并在采访中公开了该机构进行星球探索的计划以及未来的合作。吴伟仁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记者采访时说,该机构的短期目标是进入月球轨道并登陆月球,以及带回月球标本。不过,该机构的长期目标是探索月球并在月球表面停留,并准备执行停留更长时间的载人任务,甚至还打算建立一个研究基地。

  报道称,近年来,这一秘密机构改变了方向,向全世界公布了更多的数据和图像,并公开了它取得的成功。今年初,该机构公开了一系列来自该机构登月飞行器和月球车——“嫦娥3号”和“玉兔”——的图像,提供了一些月球表面非常细节的图像。除了月球基地外,吴伟仁透露,中国想登陆探索较少的地球背面。不过,不知道这一探索是否与采矿活动有关,为了利用月球上铀、钛和矿石的矿脉。

  以前,该机构曾阐述过月球氦-3对于其未来太空计划的重要性, 这一放射性同位素在月球背面的含量可能非常丰富。吴伟仁对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说:“在那里登陆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是,根据研究,由于缺少光照,那里可能有水或者冰。” 但是,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该机构对登陆火星计划的坦诚。

  该计划的总工程师吴伟仁称,国家航天局准备为2020年登陆火星制定一个计划。不过,他承认,该机构原本可以更早开始火星探索行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落后于美国、欧洲和印度的航天机构。他说,“好在,国家终于批准了”,暗示了中国国家决策的严格性。吴伟仁自信地对英国广播公司记者说:“我们将进入火星轨道、登陆火星并部署一辆火星车——所有这些都在一次任务中完成。” 报道称,目前和未来的任务计划表明,太空探索的合作行动显然会带来好处。

  然而,尽管中国可能会寻求合作,但美国航天局(NASA)不会与中国国家航天局合作,因为其军队身份。欧洲航天局与中国国家航天局进行了有限的合作,2001年实施了地球空间双星探测计划。中国还与俄罗斯联邦航天署合作对火星的卫星进行了探测,但探测器最终未被送入火星轨道,而是由于某些原因滞留在地球轨道上,因此合作以失败而告终。吴伟仁对今天面临的障碍发表评论说:“我们将与美国合作,尤其是在太空和月球探索方面。我们对此非常欢迎。” 他还说:“我们已多次敦促美国消除限制,这样两国的科学家便可以在未来的探索中进行合作。”

  报道称,到目前为止,美国航天局、欧洲航天局和印度空间研究组织都已成功地向火星发送了探测器和登陆车。中国空间科学家、政治顾问叶培建对媒体说:“我们面临许多挑战……不过,我认为,鉴于我们全力付出、我们从过去太空任务中获得的技术以及大家的支持,我们很可能会成功地向火星发送探测器。” 预计,中国本周会透露更多关于其火星登陆计划的细节。链接中国火星探测正立项 中国火星探测计划曝光据报道,近日,我国火星探测项目正在立项,据悉,我国火星探测的一时间点可能在2020年。

  其实,在2011年11月9日,中国首颗火星探测器“萤火一号”曾搭乘俄运载火箭发射升空。遗憾的是出现意外。我国火星探测项目正在立项,首次发射有望实现“绕、落、巡”的三阶段探测任务。这是北京空间科技信息研究所所长原民辉今天在《国际太空》和《卫星应用》联合主办的年度全球和中国十大航天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消息。发布会还播放了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制作的我国火星探索影片《探索 启程》,制作精良堪比科幻大片。《国际太空》杂志主编庞之浩透露,我国火星探测的一时间点可能在2020年。

  我国对火星探测的探讨和计划时日已久。 2011年11月9日,中国首颗火星探测器“萤火一号”曾搭乘俄运载火箭发射升空。遗憾的是在飞行过程中出现意外,未能按计划实现变轨。 2014年9月,印度首颗火星探测器“MOM”已经安全进入火星轨道,印度成为亚洲首个拥有火星探测器的国家。同年11月,中国火星探测系统在第十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首次亮相。据了解,日本第一个火星探测器“希望”号曾于更早的1998年发射,但5年后未能到达火星轨道。火星最近成了名副其实的网红,先有去年9月28日,美国航天局NASA的科学家发表声明说,他们在火星上找到了流动的液态水,如今卫星专家又明确,我国准备在2021年登陆火星,看来,火星想不火都难!然而这样一个充满传说和魅惑的星球,离我们却有点远。

  航天专家杨宇光介绍,火星距离地球非常的遥远,最近的也有5000多万公里,最远的超过2亿公里。因此时机不是任何时候都有的。杨宇光说,我国所以会选择在2020年发射火星探测器,很重要一点就是要考虑火星和地球的最佳接触点,因为这决定着发射窗口问题。杨宇光透露,“一般来说每过26个月火星和地球之间的轨道转移有一次最省能量的发射窗口,我们也需要等这样一个周期来进行发射”。看来想要登陆火星,在时间点的选择上余地并不是很大。但对火箭的发射运载能力方面却有较大需求。杨宇光介绍,“从火星任务的发射运载能力要求上也要比长征5号的采样返回相当的运载能力。因此必须等长征5号火箭证明了是成熟可靠的运载火箭后,才能发射这样探测器”。

  杨宇光说,尽管火星的登陆和月球的登陆较为相近,但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火星表面的大气是地球大气密度的1%,这样的密度不足以使火星的登陆器速度减到一个很低的速度,很省能量的降到火星的表面,而且会产生很严重的气动加热,所以在火星表面着陆是有一定难度和技术特点的,这方面的技术都需要我们研究和解决。尽管登陆火星听起来是件很酷的事情,但人类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杨宇光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答案竟然是移民。“地球在太阳系中是独一无二的一个支撑人类生命存在和发展的星球,但是地球不可能永远拥有这样的条件,从长远来讲人类需要第二个生存的场所,火星是太阳系中人类唯一可以选择在未来可以替代地球的星球。当然条件是需要改造的,而能否进行改造,需要探测之后才能知道。由于太阳系中人类赖以生存的太阳是个中年的恒星,未来它会越来越膨胀,地球会变得越来越不适合居住,未来人类大部分会移居到火星生存,但这可能是数亿年之后的事情了”。

  杨宇光分析认为,从公布的相关信息来看,中国特色的“一步走”方针将会助力我国登陆火星方案尽快实现。“将未来的环绕探测、软着陆、巡视车的巡视几个工作合并成一次任务来完成,这也是控制工程的规模、缩小发射的次数来考虑的,这样环绕器就可以像嫦娥1号、嫦娥2号那样环绕探测,登陆器就可以实现嫦娥3号那样的登陆火星表面,并释放巡视车进行巡视探测”。

  本文来源: 参考消息网